毕竟身为一只直播菜鸟,他连斗鱼平台怎么推送

“卧槽关键时刻大舅哥失误了!”
 
    “这波还是紧张了。”
 
    苏小沐也微张嘴巴,看到楚生掏出平底锅一脸绝望。
 
    这种关键时刻犯了这种错误,基本就是死路一条了。
 
    手榴弹从坡下飞了上来,可以清晰的看到轨迹朝着楚生身上飞来。
 
    现在决赛圈只有高低坡,已经相互可以知道大概所在的位置了。
 
    楚生手握平底锅,面对飞过来的手榴弹直接一锅拍了上去。
 
    Duang!
 
    一声清脆的平底锅警告,所有人表情全都凝固愕然。
 
    破片手榴弹被平底锅击中后,直接朝着来的位置弹了回去。
 
    楚生的身形出现,坡底的人也顺势探出头来,开镜朝着楚生一顿猛射。
 
    子弹落在楚生脚下、身上,就连平底锅也发出一阵急促的“当当当”震颤声音,顺带激荡出耀眼的火光。
 
    就在这人疯狂输出之际,忽然眼前弹回来一个破片手榴弹,落在眼前。
 
    “嗯?这是哪来的手榴弹?”
 
    虽然没反应过来,但是丝毫不妨碍人做出最本能的判断。
 
    眼前出现手榴弹,第一反应就是躲啊!
 
    朝左边迈出一步,刚要跑开之际手榴弹爆炸,直接将这人给炸出了安全区,直接变成盒子。
 
    画面也顿时停滞,楚生看到自己的血只剩下一丝,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要不是这护体神锅挡下了三四颗子弹,恐怕他就先嗝屁了。
 
    所有人都处于呆滞状态,包括吃鸡屁股的那位玩家,他到死都不明白这颗手榴弹是哪里来的。
 
    直到点开死亡回放看了一眼,才发现对方竟然用平底锅将自己扔出去的手榴弹弹了回来……
 
    “哦谢特妈惹法克!”
 
    看完之后除了大骂一句还能怎样,对方连这种骚操作都使出来了,他能怎么办?
 
    画面凝固在楚生19杀吃鸡的画面上。
 
    19杀!
 
    吃鸡!
 
    只用十字弩和喷子!
 
    楚生长吁一口气,精神高度集中和超快反应都让他感觉稍稍有些疲惫。
 
    不过这把总算是打完了,成功吃鸡。
 
    打了个响指,楚生挤出一朵自认为帅气,但在所有观众看来猥琐的笑容。
 
    “吃鸡,Oj8K!土豪们别忘记飞机啊!”
 
    楚生顺带还把竞猜结了账,顿时楚生和水友赚的盆满钵满。
 
    追风见状整个人都惊呆了,大喊道:“不对啊,明明手榴弹杀了四个的啊!”
 
    楚生嘿嘿一笑:“最后一个不也是手榴弹炸死的?虽然是自杀。”
 
    追风哑口无言,说得好像也没错,只是说了手榴弹炸死五个人,没说不准用敌人的手榴弹炸死敌人的啊,而且刚才平底锅接手榴弹的这个骚操作,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愿赌服输,好了我去工地了,一个月后攒钱再战!”追风发了个大哭的表情,引得众人发笑。
 
    直播间里旋即几个火箭飞过去,楚生这一手天(xia)秀(bi)操作闪瞎了所有人的眼,楚生拿过手机之后一看,9.9的赔率下来赚的盆满钵满。
 
    “哇,赚了好多,只恨没有更多的鱼丸,以后这种吃狗大户的机会可不多了。”
 
    楚生边说边看着苏小沐的脸色,输光了所有鱼丸,从天堂一锅到地狱的感觉不过如此。
 
    “你说你没事背个平底锅干嘛!还用锅打手榴弹,你以为你打乒乓球呢!”
 
    苏小沐鼓着小嘴巴‘怒斥’道,乖乖抱着喷子冲上去送一波多好啊,这一下鱼丸全倾家荡产了,气死啦!
 
    楚生按着苏小沐的小脑袋问道:“那我还抱着喷子冲上去送一波,然后你美滋滋的收鱼丸啊?”
 
    被说中了心事,苏小沐面色微红,争辩道:“冲上去不小心被炸死,怎么能说是送呢!”
 
    “有理有据我竟无言以对。”楚生哑口无言,苏小沐这家伙为了赚点鱼丸也都开始说瞎话了。
 
    不过也正常,直播间里都是一些瞎比观众,也难怪苏小沐变成了现在这样啊……
 
    “哇,果然跟着大舅哥有肉吃啊,只恨刚才没有全部押上去。”
 
    “狗比追风一朝破产,滚去工地搬砖了,大舅哥的直播间还真是可怕,响当当的皇帝都被坑的血本无归,怕是到时候大舅哥开直播,没人敢开皇帝了哟!”
 
    “斗鱼第一操盘手楚生,一个能让皇帝破产,贫民翻身的好地方。”
 
    “来,斗鱼拉斯维加斯了解一下。”
 
    “楚生:追风听说你很有钱?”
 
    这一波气氛很好,楚生摆摆手道:“我以后再也不和你们打这种赌了,十字弩和喷子根本就不是人用的……”
 
    就在楚生和苏小沐打闹见,忽然苏小沐的手机接到了一条信息。
 
    楚生的手按在苏小沐的小脑袋上揉着,苏小沐低头看着信息内容,过了片刻抬起头道:“哥,电脑已经组装好了,调配好后两个小时送上门。”
 
    “这么有东西调试好,待会儿搬回来可以直接直播。”苏小沐自豪地说道,好像在等待楚生的夸奖。
 
    楚生眼前一亮,这的确省了很多事,毕竟身为一只直播菜鸟,他连斗鱼平台怎么推送都还不会。
 
    “这感情好,到时候还得多谢谢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