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保镖着实不简单难道他真的只是个保镖么

蔡旺歌也旁观着,他看的很清楚,曾婷本来以为官大一级压死人,想要凭借自己的官职来压制一个小小的保镖,却没想到这保镖不仅长着一副伶牙俐齿,甚至还有出色的头脑,不声不响的就开启了录音模式!
 
    要知道,曾婷之前说过的那些话可都敏感到了极点,每一句话都不适合以她的身份来讲,但是,她偏偏就说了,还把自己对苏锐的威胁阐述的那么详细那么具体!
 
    “看来真是个花瓶啊。”老蔡在心里面叹道。
 
    本来以为是一场一边倒的交锋,结果局势瞬间就被逆转了。
 
    “曾主任,你可以好好的想一想,我这份音频如果传到网上的话,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苏锐微微一笑,按下了录音的停止键。
 
    看着苏锐的动作,曾婷的面色发青!
 
    她倒不怕对方去举报,因为曾婷在纪检委那边也有熟人,可是,如果对方真的发到网上,那么可是会对其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的!
 
    曾婷本来冲动着想要替她的好弟弟出头,结果现在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让她彻底冷静下来了!
 
    “曾主任,如果你还敢站在我面前,继续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那么我保证,你所说的那些话会在今天晚上传遍各大门户网站。”
 
    证据在手,苏锐已经开始堂而皇之的威胁曾婷了。
 
    说实话,对方是宁海的发改委副主任,这级别确实不低,但是在苏锐看来,这可真的算不上什么。他见过的大领导多了去了,也没几人像曾婷这么摆谱的。
 
    根本不是一个系统的,就想以势压人,你压哪门子的人?
 
    蔡旺歌望着苏锐,心想,这个小保镖着实不简单,难道他真的只是个保镖么?
 
    听到了对方的威胁,曾婷的脸色已经难看之极,从进入了官场之后,她一路顺风顺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憋屈的事情!
 
    把柄被别人捏在手里的滋味可着实不太好受啊!
 
    苏锐的眉头挑了一挑:“还不走?”
 
    听了这句话,曾婷的眼皮狠狠的颤了颤,然后转过身去,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离开!
 
    临出门的时候,她转过身来吼道:“东方,愣着干什么,还不走?”
 
    霍东方狠狠的瞪了一眼苏锐,又用手指指了指对方,这才气急败坏的跟着离开。
 
    此时的他连一丁点的偶像气场都没有了。
 
    “不好意思,影响大家唱歌了。”苏锐笑呵呵的说道。
 
    他看起来云淡风轻的,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似乎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和他都没有半点的关系。这种心性让蔡旺歌都为之暗暗咋舌。
 
    蔡旺歌站起身来,走到了苏锐的面前:“苏兄弟,敬你一杯酒。”
 
    苏锐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不过,喝完之后,他却笑眯眯的说道:“蔡导,按理说我把霍东方给气走了,你不是应该和我保持距离的吗?”
 
    蔡旺歌压低了声音,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谁和谁是真朋友?”
 
    这句话就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苏锐哈哈一笑,很直白的挑明了:“这么说来,蔡导之前和霍东方这奶油小生那么热络,也都是虚与委蛇了?”
 
    蔡旺歌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他尴尬的捏了捏自己的腮帮子,然后拍了拍苏锐的胳膊:“我说苏兄弟,话不要说得这么直白,老哥我下不来台啊。”
 
    两人哈哈大笑。
 
    这笑声开始让包厢里的其他人糊涂了。
 
    在很多时候,男人之间的友谊都是一件让人很难理解的事情。
 
    蔡旺歌直接称兄道弟,这让林傲雪微微有点意外,难道说,这老蔡已经知道苏锐的真正身份了?
 
    不可能啊。
 
    望着蔡旺歌,林傲雪心里说道:“都在传说蔡导演江湖习气很重,看来是真的了。”
 
    苏锐坐在了蔡旺歌的身边,说道:“蔡导,我和霍东方闹的那么僵,明天你们的广告片怎么拍?”
 
    “你觉得谁会和钱过不去?”蔡旺歌笑呵呵的说道。
 
    是啊,这种天价广告费,谁会违约呢?
 
    苏锐皱了皱眉头:“我要是不想把这钱给他怎么办?”
 
    听了苏锐这话,蔡旺歌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ps:推荐一本朋友的书,《儒武争锋》,喜欢玄幻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