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旺歌更加的震惊了一个百亿集团的千金大小姐

 尼玛,这哥们到底是谁啊?说不给广告费就不给广告费?
 
    必康集团是他做主,还是林傲雪做主?
 
    没想到的是,蔡旺歌分明看到,在苏锐说出这句话之后,林傲雪没有半点异议,仍旧喝着茶,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还是保镖吗?这压根就是老板啊!
 
    扮吃老虎也不带这么玩的好不好!
 
    就算不是老板,也是个身份非常了得的大人物,说不定就是某个世家的::::小说 3公子哥儿,否则怎么会拥有和林傲雪平起平坐的资格?
 
    蔡旺歌差点都快哭了!
 
    幸好自己觉得苏锐对脾气,先和他称兄道弟了一番,否则像霍东方那样狗眼看人低的话,估计已经把这个隐藏着的大少给得罪了!
 
    “我说兄弟,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蔡旺歌无奈的问道。
 
    “我是保镖啊。”苏锐说道:“林总的专职保镖。”
 
    蔡旺歌差点没被这句话给干翻了,你是林总的专职保镖?你见过哪个保镖能够决定一个集团广告片生死的?
 
    迎着蔡旺歌一脸不相信的神情,苏锐无奈的说道:“我真是保镖,为什么你就不相信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蔡旺歌更加无奈的说道:“老弟,你来搞笑的?”
 
    看着苏锐无辜的眼神,蔡旺歌觉得自己彻底被打败了,他叹了口气,说道:“广告片拍了一半了,临场换人对甲方的损失很大的,而且还要赔偿一大笔违约金。霍东方的影响力很不错,如果能够拍成广告的话,效果一定会很好,如果你这么做,会不会给必康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人品不好,拍出来的广告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苏锐眯了眯眼睛:“我不怕麻烦,不过,他想要违约金,绝对不可能。”
 
    事实上,蔡旺歌更有理由发怒,毕竟他已经拍了一整天的时间,而苏锐的这句话,无疑让他一整天的工夫都打了水漂了。
 
    可是,他却没有丝毫动怒的意思,还在和苏锐商量着。
 
    难得见到蔡旺歌露出这种状态,要知道,他可是以暴脾气出了名的!
 
    “傲雪,你也是这样想的吗?”蔡旺歌问道。
 
    由于霍东方的经纪人早就出去了,因此老蔡说起话来也是毫无顾忌。
 
    “听苏锐的吧。”林傲雪淡淡的说道。
 
    这句话无疑蔡旺歌更加的震惊了,一个百亿集团的千金大小姐让蔡旺歌更加的震惊了,一个百亿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完全没有理由听从一个小保镖的话!
 
    也许,苏锐不透露他的身份,是因为他不方便说?
 
    想到这一点,蔡旺歌忽然觉得,好似一块新大陆在自己的面前缓缓浮出海面了。
 
    “蔡导,现在换人,总比播出之后再换人的损失要小得多。”苏锐说道。
 
    “要不要再想想?事实上,在娱乐圈里面这种扯皮的事情太多了,但是大家表面上都还和和气气的。”蔡旺歌说道:“或者,你再看看霍东方的表现?”
 
    苏锐仔细的想了一下,说道:“那好吧,如果他改正错误,那么我可以既往不咎,但若是他还对此事纠缠不休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苏锐这次说的是“不客气”,而不是“换人”,从他的言语之间,蔡旺歌感受到了一股清晰的上位者的气势。
 
    他拍了大半辈子电影,见过许多人,自认为看人识人的眼光绝对不算差,因此非常确定,苏锐的真正身份绝不可能是个小小的保镖!这说话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气场,一定是深深烙印在骨子里的!
 
    想到这一点,蔡旺歌顿时不敢怠慢了。
 
    这个圈子里处处都是卧虎藏龙,你现在轻视的人,说不定分分钟就可以转身打你的脸。从这方面来看,霍东方还是太嫩了些。
 
    这并不是蔡旺歌过于的小心谨慎,事实上他平时的架子还是很足的,但是,苏锐之前不经意的释放出的那一抹上位者的气息,实在是太清晰也太强烈,蔡旺歌曾经有幸在某个顶级红二代的身上见识过这种气场,因此自问绝对不会看错。
 
    …………
 
    在隔壁的房间,曾婷气冲冲的把门给摔上了,然后走到沙发前坐下,端起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由于喝的太快太猛,因此有一丝红酒顺着嘴角流到了脖子下面,霍东方看见之后,连忙拿出纸巾来,帮其擦了擦。
 
    当然,由于红酒的流速还挺快的,流进了曾婷连衣裙的领口,霍东方见此,倒也是毫不犹豫,把纸巾给伸进领口里面去,抹了两把。
 
    低头看了看霍东方的动作,曾婷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冷笑:“想吃姐的豆腐?”
 
    这哪里是想吃,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吃!霍东方的手虽然隔着纸巾,但也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那惊人的手感。
 
    “婷姐,你别生气了。”霍东方答非所问:“我们犯不着和一个小保镖生气的。”
 
    得,事情就是他率先挑起来的,现在又来说这种话。
 
    曾婷明显气的不轻,高耸的胸前上下起伏着,说道:“这个林傲雪真是欺人太甚!一个小小的保镖也敢那么猖狂!”
 
    霍东方开始安慰曾婷,伸手在对方的背后轻轻抚着:“婷姐,别生气了,这个保镖太没素质了,你千万别把他的威胁给放在心上。”
 
    “他的威胁?”不提这个还好,霍东方这么一提,曾婷更加的生气了,她可是宁海发改委的副主任!是绝对权力部门的领导!而这个小保镖,居然还敢给她录音,敢用八项规定来威胁她,简直就是在找死!
 
    “我一定要想个办法,好好的整整他!”曾婷着实气的不轻:“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婷姐,你可不能冲动。”霍东方说道:“他的手里有咱们的录音。”
 
    如果曾婷就此忍气吞声了,那么苏锐估计也不会把录音给传到网上去,这件事情也会就此作罢。但是,苏锐这样想,不代表所有人的想法都像他一样,有些人,天生就不喜欢消停。
 
    “录音!录音!”曾婷听了,又气的喝了一大杯红酒。
 
    只不过是普通的吵嘴而已,对方怎么就能想到要录音?这个家伙的脑子里面难道装的全是阴暗的东西吗?时时刻刻想着对付别人?
 
    曾婷知道,这是自己大意失荆州了,否则不至于陷入如此被动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