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了咬牙决定先直接进安全区高点前面有一棵树

直播间所有观众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这一颗尼玛你倒是爆掉一个人也行啊!
 
    别墅嫩模就看这一颗雷了!
 
    苏小沐也轻咬嘴唇,一脸的纠结,因为在楚生直接开盘的时候,她跟着也押了三千鱼丸,不过押的是4杀。
 
    手雷五杀什么的,应该不存在的吧?
 
    轰!
 
    最后一颗手雷也爆炸,苏小沐最先看到楚生显示屏,并没有跳出击杀!
 
    “耶!”
 
    苏小沐直接高兴地跳了起来,这把稳了,赚了赚了!
 
    苏小沐兴奋地样子吓了楚生一跳,猛地回头看着热烈庆祝的苏小沐道:“你这人一惊一乍的搞什么鬼啊!?”
 
    苏小沐顿时响起刚才好像是偷偷摸摸下注的,强忍尴尬轻咳了两声道:“没啥,就是庆祝一下哥哥马上就要成为一名合格的主播了。”
 
    楚生听后微微蹙眉,稍加思索:“这情绪好像不到位啊……”
 
    这时候弹幕上很多观众全都反应过来,哇苏小沐你真的可以这么坑哥的吗?
 
    “禀告大舅哥,苏小沐居然押了4杀!”
 
    “人性凉薄,表面兄妹。”
 
    “认证了表面兄妹,大舅哥押了三百鱼丸五杀,苏小沐自己偷偷拿手机开小号押了三千鱼丸四杀。”
 
    “这一波就可以说是很舒服了,你们孝敬的鱼丸,我就全收啦!”追风又跑出来装了一波逼。
 
    “狗比追风,还我血汗钱!”
 
    “膨胀成这样,我特么看不下去了,飞机票已买,追风我要去东北找你,然后……不如请我吃猪肉炖粉条。”
 
    “摔!就不该信了大舅哥的邪,他自己都才押了三百鱼丸,被坑了。”
 
    “大舅哥你要记得,在你灯红酒绿生活的背后,是一千个无家可归、风餐露宿的水友。”
 
    楚生也扫了一眼弹幕,这才发现了其中的关窍。
 
    “苏小沐,刚才这波操作就很灵性了,明天的午饭自己吃全麦面包吧!”
 
    楚生佯装生气道,这时候烟雾弹的效果逐渐消散,场上的局势也严峻起来。
 
    楚生躲在屋子旁边的垃圾堆里掩饰自己,因为楚生建立的是一个女号的角色,而且身上穿的是刚开始送的红衬衣什么的,颜色在绿色的丛林之中实在是太显眼了,分明就是在说我在这里快来打我!
 
    “哥你躲在角落里脱衣服这么流氓的吗?”
 
    苏小沐双颊微红,她的老哥在直播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让人面红耳赤的事情呀!
 
    楚生一脸懵逼,旋即看到了苏小沐羞红的脸蛋,忙解释道:“我不是那种人啊!我这红衣服太显眼了,脱掉好隐藏啊!”
 
    等等,这话好像听起来更流氓了?
 
    “哇,大舅哥骚话连篇,听的我浑身鸡皮疙瘩!”
 
    “这人是畜生吧,决赛圈不杀人,居然躲在角落里脱掉衣服欣赏自己的果体!”
 
    “我的天,这究竟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我究竟在看什么变态主播直播啊!”
 
    “某变态主播快点结账啊,我的鱼丸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回家了。”这么骚的一定是狗比管理追风没错了。
 
    楚生扫了一眼屏幕,直播间里这群家伙还真是带节奏的一匹好手,连他差点都信了。
 
    顾不上解释,因为等烟雾彻底散去后,楚生忽然卡视角看到四个人全都站在毫无掩体光秃秃的伐木场凹坑之中。
 
    四个人也是愣了一下,顿时枪火齐鸣,反应快的直接开镜全自动点头,反应慢的被点到一半血才反应过来先找掩体。
 
    几人心里全都哔了狗,决赛圈口及毒的见过,这尼玛吸二手烟腾云驾雾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啊,谁特么这么贱身上带着震爆弹、燃烧瓶、烟雾弹和破片手榴弹的?
 
    一阵密集的枪声乱响,顿时场上只剩下三个人。
 
    伐木场下方两个人互相卡着,楚生的位置不出意外又是天谴圈,安全区刷在了伐木场房区对面的山坡高点。
 
    这个安全区只停留一分半的时间,随后就会立刻缩圈,楚生也只有一分半的时间冲进安全区,否则这个毒吸起来,要人命!
 
    但是面前还有两个人相互架着,楚生完全没机会跑进去……
 
 第53章:平底锅警告
 
    三个人都不在安全区内,但只有楚生距离安全区最远。
 
    但是在伐木场下面互相卡着的两人根本不知道楚生的位置,刚才的烟雾弹直接把他们都迷成狗了,鬼知道那个家伙趁着烟雾跑到了哪里?
 
    所以此刻最忐忑的反而不是楚生,而是下面两个互相卡着的家伙。
 
    要是再卡下去,两人谁都进不去最终的决赛圈。
 
    楚生没有理会二人,悄悄从屋子旁的垃圾堆下来,随后沿着左手边的小背坡,猫着腰悄悄朝前摸。
 
    剩下的两个人在伐木场凹地堆积木材和拖拉机的地方,楚生沿着反坡悄悄爬过去,两个人根本发现不了他。
 
    这一波就很美滋滋了,悄悄在地上摩擦,还没有人能发现他。
 
    下面的对峙还在继续,楚生看了一眼恐怕不等到缩圈到脸上,是决不出胜负的。
 
    慢慢爬到伐木场山坡顶上,正好面前有一棵大树挡着,楚生直接趴在大树后面,等待最后的决赛。
 
    “哇,大舅哥这装备都能让他打到决赛圈的吗?”
 
    “下面两个人互相卡着,大舅哥只用等最后1v1了。”
 
    
    终于有一个率先忍不住,朝对面扔了几颗雷想要破坏对方走位,从而将其逼出来。
 
    可是另一人的角度极其刁钻,木头和障碍恰好搭成了一个反斜,在不露头的情况下将对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一览无余。
 
    手雷没有将人炸出来,靠近楚生的一人也捱不住耗,咬了咬牙决定先直接进安全区高点,前面有一棵树正好可以卡死对面。
 
    另外一边见状也直接朝高点爬去。